周朝

周朝

你的圆周至今无远弗届你的圆心是宁静,无邪的台风眼,以西,以东,以春秋战国为半径,爆开百家争鸣,穿越时空的知识的暴风圈。 Confucius says就是子曰,有朋自远方来访不可道 不可名的自由大道,不亦乐乎 学无用、无为而时习逍遥之以游无穷,不亦悦乎?自行束修(也就是带着十条肉干) 以上(来留学的),吾朝未尝 无诲焉—无论是政治学或营养学。治大国若烹小鲜,烹小鱼可以用治大国的方式,混以前面所收的腐儒之肉,荀子的笋子,加上墨家的 墨鱼汁,名家油腔滑嘴的口味 以纵横家纵横交替之锅铲法料理之,美味其周全矣。你的 子民日出而作,在圆周上半的 「田」中耕耘。你的子民日入 而息,用圆周下半的「口」 随兴歌唱:郑风、卫风、幽风 周南……诗三百中最好的诗歌 道是虚的还是实的?天是圆的 还是扁的?他们周而复始问这些问题。你以周而复始 不断被世界翻新的一波波 思潮,圆满地回答他们。

力学

力学

虽然是夜间学园,他们还是让我们这些补修物理学概论的高年级学童,在休息时间到教室外思考力学实验,将近三十年,我像一颗球,朝你的天空飞去,为什么从未坠入、消失于你身后虚无的太虚,即使我是顽固的虚无主义者秋千下,我感谢你允许我的浪荡,一次次把你从失望的地平线荡向。

短暂的高潮。一牛顿的渴望,和一牛顿的忧伤击向你,何者较重或痛?

我依然是一个在课堂上,不太专心的学习者,我们从跷跷板上站起来,我看到一端摆着我上课时想到的几个暗喻,另一端,则是满天星斗。

香客

香客

你没有依约到来,只派遣一阵风,在黄昏把似乎是你润发精的气味吹来。我分辨不出是什么品牌。或者根本不是润发精,而是你的香水味,从颈部,腋下、脐上,或胸间……,天逐渐黑了。我立在教堂墙壁清水板面前,多希望自己是某个秘密 教派的信徒,而你是圣者,藉暗香传教。

五十五首取材自拙译聂鲁达 《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的三行詩

混乱何其漫长:我们有的只是衣服、臀部、根部的三角洲。

被飘浮的梦的香气,所伤:广大的秋天,在我舌下秘密歌唱。

时间在你怀间揉制,琥珀色的面包:火的日子 生机勃勃的星期。

死亡的圆周在海上迸裂为,光之碎盐,周而复始地落下,消逝,又绽放迷人的浪花。

月光的手电筒闯进你腰身的吉他,拨弄大海的汹涌声:阴影里,我错偷你的照片,然而抚摸了你。

六月的海寂静如铁,苦恼的海藻,因你指甲的璀璨,被遗忘在,沙里,南方的光给我的纯净礼物。

日子仍然保有它们矩形的纯粹:日光,水,面包,夜的蜂蜜;海,绿树,火,月亮:以一片树叶抵达亮丽的世界。

我走远了,体内剧痛浮现,一天是很漫长的,心奄奄一息,连一分钟也不行,我会回来吗?我问道。你说…别流浪了。

苦恼渗透我的睡眠,带着疾病的碎玻璃,日夜围攻床铺、墙壁,无人能无的家族旅行,无止尽运转的存在的大汤匙。

黑发的女子,你面容如刀,残暴的在我心的暗处削出火,削出烟,削出大炮,那全副武装的机械装置,名字叫做爱。

这长篱笆日以继夜的长,我们找不到门打开它的沉默,海虚掩着它幽暗的旗子,我们漫步,忘了如何让它开花。

时间像小牛,负载所有往日的重量,而光的翅膀,将今天高举向明天及崭新的每一天,我的牛群将老,在你心中等候着。

睡梦的黑天鹅以阴影之翼在夜里拍动 你心我心的双面鼓,彷佛以不停的敲问,让我们回击以满天星光的合答

孤寂,音乐,海丄二把剪刀 剪成一面纯净的夜之旗,悄然伸展、颤动于天空之塔。

你的声音如穿梭瓜果间的秋日马群,把蜂蜜注满我心的尘土,爱的巨桶纯粹而丰盛,沉默的面包仍将散发芬芳。

十四首取材自梁译莎士比亚十四行十四字诗

十四首取材自梁译莎士比亚十四行十四字诗

最美的风流 用饥馑做燃料:饕餮罢!

音乐的甜与苦:和谐而孤独的夫妻。

我的星象学从你两眸预报流星雨。

时间的利牙,把一切美镌刻在诗额。

笨拙,忘了戏词的野兽:我用眼求爱。

稀世乐:稀松平常的珠石在你颈上。

夏风吹破野蔷薇的颜色,炼出香液。

我的诗,宣示我的名字,陈衣变新裳。

斑衣小丑:对路人我廉售贵重情感。

人间闲话:世界口中—一诽谤的深渊。

帝王的炼金术:妖怪成天使,坏即爱。

激情诗注

激情诗注:此四诗根据圣经公会一九六七年在香港发行的和合本中译圣经里马太福音一篇,圈字 重组而成。巴哈有《马太受难曲》。构思这些诗时,我因手疾、背痛数月,不能使用计算机或提 笔写作,兼又脚伤,身心交瘁,困顿中只能以此「半S动写作法」将受难(passion)转成另一种passion (激情/热情)。既再生马太福音已有之文字,也企图再生、复活自己身心的力量。标题译作英文大概是 Four Poems of Passion According to Matthew。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虫子咬锈你的心,你全身黑暗,你里头的光,暗暗纺线,如花一朵,野地里一天一天,剌你的眼,把珍珠叩开。

凡人没有一个有异能,你们吹笛,你们跳舞,也吃,也喝,有耳可听,行坐街上,招呼同伴,有甚么比这最小的事好呢?

把我的头放在盘子里,叫木匠擘开锁住的忧愁,叫女子们在前跳舞,舞开复活的口,给它吃饼,吃鱼,吃满篮的海风。

去海边把大大小小的银鱼,钓上来,照亮,百只羊中,那一只迷路的羊的路,给世上的孩子们欢喜。

喷出一串又一串水的烟火

也给你们琼桨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 也给你们琼浆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 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 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遮阴布遮阳布,带着一颗全然潮湿的心回去淫荡你们的姊妹女儿,兄弟,邻人,路人,和他们行淫交流,挨家挨户饮酒直到天明 为了带给我们丰年的雨水。我知道 他们将把我流放到诸罗山,流放到巴达维亚。但我将回来,每一次大雨下降时你们将看到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