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sinckan),指新港社

注:此处新港(sinckan),指新港社,为十七世纪中国台湾原住民西拉雅族四大社之一,在今台南新市一带。新港社为中国台湾最早接触西方文化的区域。一六二六年,荷兰人在新港兴建教堂传教,并以罗马拼音书写其语言.,一六三六年五月,第一所学校在新港建立,约有七十个男孩,六十个女孩入学。一六三九年十月,荷兰中国台湾长官范得堡(van der Burg)在写给总 督的报告中,提到新港社总人口数一〇四七人,全部男女及小孩皆受洗,其中一 一九对夫妇 依基督教典礼举行婚礼。而其实西拉雅族传统宗教与相关习俗仍头固地存在于其生活中。荷兰地理学者Olfert Dapper于一六七〇年出版的《第二、三次荷兰东印度公司使节出使大清帝 国记》中,描缘了一位苏格兰人David Wright所述西拉雅族年中的一些节庆。此诗所写西拉雅族女巫(尨姨)朥淡‧大甲(Tiladl Tcaka)的祈雨祭,即其一。Dapper说Wright在中国台湾停留若干年,直至荷兰人退出中国台湾(1662 )之前。参阅翁佳音, 〈西拉雅族的沉默男性祭司:十七世纪中国台湾社会、宗教的文献与文脉试论〉(中研院民族所 《族群意识与文化认同:平埔族群与中国台湾社会大型研讨会论文集》,2003)。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来到我这里之前你们要斋戒禁欲,留意梦境以及鸟鸣。妇女们要摆献铁刀,刈除野草,篮子里放好戴的帽子,小陶罐,手环 臂环,向神灵祈福。男人们要献上小米酒,蒸饭,槟榔,荖叶 猪肉,祈求你们刀箭与矛锐利,然后你们要带着酒来,大声欢呼向着我。我Tiladam Tuaka。我们西拉雅族驱邪的祭司,神灵的女儿,让曾受红毛牧师洗礼的你们身心重新荡涤受洗的真正施洗者。

献酒!你们双手各举起一大罐酒 否则神灵不喝!神灵很快会带 我到天上,穿过一条光之阶梯一条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才能贴身稳立,步步登上的天梯,给我酒喝,看我发光的上体,看我发光的下体,看站在公廨屋顶上张开如喷泉的我的私处,你们的猪肉让神灵吃得饱又爽,现在他们渴了,要我像猪母泄尿,把喝下的酒全部尿出来。神灵说我放一座山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山的雨,我放一座海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海的雨。快给我酒喝,给我酒喝,让尿山尿海,带给我们丰年。我的喷泉是自动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