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没有回来 乘肖邦号夜快车赴维也纳

旅行没有回来 乘肖邦号夜快车赴维也纳

你旅行没有回来,巴黎的春天比归路长吗,华沙清冷街角站着竖领的人,却夜夜送快车到维也纳去。

维也纳人骄恣惯了,整个帝都被弄成莫扎特的衣冠冢,四百八十座宫厦寺院烧烬万支蜡烛,巴代利亚才破晓,每个街角喧嚣着花市。

 

开始播放另一天的莫扎特,这时,朴素的肖邦号黎明到站了。

你旅行没有回来,我们却乘着你的列车穿国越境,在钢轮震出的波兰舞曲中,迭次被武装的检查员叫醒,我们何曾睡眠,抬头看见红星的帽徽,却想着,一八四九你失去自由的故国,怎么承受得了你的死讯。

你用自己带着的故土埋葬自己,在爱人卜居的地方,因此你是葬在爱你的人的心中了,人类爱你也爱自由,则人人的心都是你的衣冠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