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蓝的海面此刻是一艘巨大的旧船

灰蓝的海面此刻是一艘巨大的旧船,搁浅于灰蓝色的海面,载满。废弃的电器用品,低温冷藏的鸟鸣、虹彩、罂粟香:冬,要进港了,一如其郑重其事准备出港,我们在岸上打旗语等候,围巾和浪交迭来电答铃和涛声……有些东西很急,有些东西急也无济,懊悔自己傲慢往往已经太慢。太慢在去岁上岸的货中,找到对的药,当你发现偏见像偏头痛,日日黏着你,始终桀骜的那水手的影子船终要进港而后离去,海关不查缉 那些抽象、概念的东西,因为它们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