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悔湘的明信片小故事

给悔湘的明信片的小故事

注:这些诗根据的足我最近听的一些音乐,特别是悔湘(1908-1992),诺诺(1924-1990),魏本(1883-1945)与武满彻(1930-05)的。武满彻说:「音乐的喜悦,基本上,似乎与哀愁分不开。那哀愁是生存的哀愁,越是感受音乐创作之纯梓喜悦的人,越能深体这哀愁。」

给梅湘的明信片

给梅湘的明信片

我们都是悬挂着的泪,星星、彩虹、鸟,在时间的深渊之上,歌唱、歌唱,忧愁的空中花园。

我们在地球仪上奔跑,我在古老的亚细亚,你在遥远的欧罗巴,有人转动地球,我们失足,一起掉入,忧郁的大海,苦恼而清澄的海,呼吸、呼吸、呼吸,爱,像一片充满力与光的波浪,上升、下降,像一座周而复始的秘密隧道,从峡谷到群星,从梦、到梦,鸟飞进五角形的花园,音乐流进音乐。

西方、东方、协和、不协和,根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