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宿杜府

我客居在杜先生的诗里金箔映照着西风中的翠鸟与玉楼失火的绛唇冷去,辚辚的 兵车乍醒如戏,在一片澄黄的语字的景色里,长安,是不能逼迫太甚的玻璃器皿 客来,借酒春到,看花

群鸥日日的草堂也好像是广厦千万了,香稻自当由鹦鹉啄去,那些粗粝,我怀疑 跟拗折的句法大有关联,每每是漫兴而成,修改再三,我不是看过他左推右敲,大声地朗读新作,彷佛普天之下都听他姓杜的一人,然则,文章岂为名而做 游钓还思陶谢手,那些鱼虾,他们懂什么史诗诗史?

我客居在杜先生的诗里门前的茑萝一径青到江上,只记得就在昨日,我见他下朝回来,为路上的蛱蝶把春衣当了,没有药的药栏兀自在草堂左边,病还是有,愁反而少却不知入梦来的,如今,竟都是那些—李白已死,卫八不见。

那是在星繁如车的夜晚,杜先生他问:我们去下棋,去那座大棋盘的大城下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