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

暴雨

我听见雨暴在向我们呼喊,一万亩颤抖的星光与阴影;我听见大海哭她迷失的婴孩,黑沉沉的叹息与呼吸。

腐败的夜,腐败的夜。

一个理想在这里死去了,你看见了吗?

腐败的夜,腐败的夜。

一个理想在这里要复活了,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泥沙挟带花粉,臭水挟带蜂蜜,我看见粪便呵护着稻米,烂铁扶携着虫鸣。

波浪问摇晃着的是世界的垃圾,果核,废纸,死精液。波浪间激荡着的是人民的话语,祷词,情诗,三字经。

撕开那岸!

撕开那岸!

你听见它们的叫喊吗? 暴雨般冲刷护卫我们的道德的堤。

撕开那岸!

撕开那岸!

你看见它们的身影吗? 巨树般升起自最秘密的生命大海

而你—你还要是骄傲的崖吗?

投向那海!

投句那海!

一个伟大的爱在这里要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