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书

这是我客居此地第七个秋天,凉风有信,秋台无情,思念你的情绪,好比那被水淹的捷运系统,有车难发,寸步难行。我搁浅在比这个城市积水更深的对往事的追忆里。想象你睇斜阳照住你窗前一对凯蒂猫,我独依计算机桌思悄然,耳畔听得刚刚设定的手机新款铃声,莺莺响起,又只见电视走马灯打出机场封闭,陆空交通全断字样,触更添愁,恼怒怀人。

旧约难渝。我存藏的是一本没有封面,没有内文的圣经,如千百转的辘轳,负载前夜梦的遗楼的漏水,点滴在心头都湿了,这一页页鱼水交欢的经书诗与音乐,我们神圣的游泳池。

我的银鳞闪闪的歌泳队,一列列,自电子木角敲出,穿过积水的城市,穿过皱如海绵的月色,游到你的屏幕。我知道怎样追叙欢乐的时辰想当日,剧院初见,我穷途作客囊如洗。偏你把多情向着我,因一首虚词元音,无伴奏的咏叹调,你含情相伴对住逆旅床头灯,细问曲中何故事。我把《客途秋恨》这段风流讲过你闻,讲到那缪莲仙,为忆歌女麦氏秋娟,如何在客途抱恨,度日如年写诗,忆旧,遣悲怀。

你闻听我言多叹息,说:「 你咏叙的恰如我们。记忆如何滋生音乐,形象,让诗吟咏,写诗的你如何向我求爱,歌唱以雷同又不同的主题,以细微变化的姿势,声调;我本来也是一只鸣禽,我的任务。

即歌唱,但在诗,另一只 更音乐的鸣禽前,我选择无声对有声」 你说我珠玑满腹,无中生有原无价。我知你怜才情重,更不嫌贫。我所有的只是杜撰。

啊,情人中的情人,你的聆听即是歌唱。我书写,因为你的存在你不是一只鸣禽,你是所有歌唱与不歌唱的鸟:知更,蓝山雀,红隼矶,雪鹗,雨燕……,你是绝对的音乐先诗而存在。吸引诗,接纳诗,迷路的语字的鹰架,我客途的寄寓。在你屏幕的水缸。我的银鳞闪闪的游泳队,歌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