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咏叹

海岸咏叹

那时我们对海的记忆如沙滩上的沙粒那般丰富,走下南滨堤防,我们就成为一只蚂蟮,要走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才到达海。多么宽阔的沙滩啊,你说。你看见海岸以优美的梦的弧度,围绕着你生长的小城。你只是一个小孩,跟蚂蚁一样大的小孩,但这方糖、砂糖的沙滩何其甜美啊。那蓝色的海铁定是一块蓝色蛋糕,但你不敢说它是什么口味或质料,因为每天它总是翻转出不同蓝色,不同风貌,神的食谱比海还大本,它蛋糕的配方,种模拟沙滩上的沙粒还多。那些翻白的浪,当然是神的唾液了。你每天都想偷偷搬运一点回去,但无能为力,因为那甜蜜是太重的负荷。让它留在海岸吧,你说,一块永远让神,让人,让小如蚂蚁的你垂涎三尺的公开的蛋糕。

海岸教室

海岸教室

多遥远啊!港口与岛的呼唤,在我们共同长成的滨海的中学,一千次风,把盐块撒进晶亮的课本,我坐在阗静的图书馆一角,跟同起伏的潮声一页页批读,学生周记,渔网晒满斑驳的沙滩,旅行社的巴士载来最新一批看海的外国游客,那是在他们纷纷走近那座白色灯塔的同时

我看到紫红的浪花飞上堤岸,冲散年轻的我们,并且越过铁道,偷偷引诱上课中的我的学生,我并不怀疑,此刻,你们也许正在远方的陆上想念这港口,一千次船只离去,我留在下午,看守这一片逐渐受蚀、后退的海岸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