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莎的小故事

注:目加溜湾,大目降,他里雾等皆平埔族社名。西底雅语,华浦兰语皆平埔族语(西底雅 即西拉雅)。热兰遮街为荷据时期(1624-1662)荷兰人在大员岛(今台南安平)所建之市街。普罗吼西亚城(在今之台南赤崁楼)亦为荷兰人所建。据说当初荷兰人以十五匹布向原 住民求借牛皮大之地,许之,乃「剪皮为缕,周园里许」(连横:《中国台湾通史》)。戈为荷 人计量单位,等于一丈二尺五寸,四边各二十五戈为一甲-五甲为一张犁。关于荷兰教士在 台传教之描述,参阅〈中国台湾基督教教化关系史料〉(附录于《巴达维亚城日记》第三册,村上直次郎日译,程大学中译,台北,一九九一)。

福尔摩莎.一六六一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住在牛皮之上,虽然上帝已经让我把我的血,尿,大便,和这块土地混在一起,用十五匹布换牛皮大之地?土人们岂知道牛皮可以被剪成一条一条,像无所不在的上帝的灵,把整个大员岛,把整个福尔摩莎围起来。我喜欢鹿肉的滋味,我喜欢蔗糖,香蕉,我喜欢东印度公司运回荷兰的生丝上帝的灵像生丝,光滑,圣洁照耀那些每日到少年学校学习拼字书法,祈祷与教义问答的目加溜湾。

与大目降少年。主啊,我听到他们说的荷兰语有鹿肉的味道(一如我在讲道中不时吐出的西底雅语),主啊,在他里雾,我使已婚女子及少女十五人能为主祷告并会使徒信条,十诫及餐前餐后之祈祷,在麻豆使,已婚年轻男子及未婚男子七十二人能为各种祈祷,并会圣教要理,且阅读亦藉宗教问答之恳切教授与说教,开始,增广其知识—啊,知识像一张牛皮,可以折迭起来放在旅行袋,从鹿特丹 旅行到巴达维亚,从巴达维亚旅行到,这亚热带的小岛翻开成为吾王陛下的田,上帝的国,一条一条剪成二十五戈,东西南北绕出一甲绕出三张犁五张犁。

在热兰遮街,公秤所,税务所与戏院之间,我看到它飘扬如一面旗,遥遥与普罗岷西亚城相微笑。啊知识带给人喜悦,一如好的饮食,繁富的香料(我但愿他们知道怎么煮荷兰豆)根大于橘,肉酸皮苦,但他们不知道夏月饮水,取此和盐,捣作酸浆入之其滋味有甚于闺房之乐者。在诸罗山我使已婚年轻女子三十人能为各种祈祷并会简化要项,在新港,使已婚男女一百零二人能阅读亦能书写(啊,我感觉那些用罗马拼音写成的土著语圣经,有一种用欧罗巴姜料理鹿肉的美味) 华浦兰语传道书,西底雅语马太福音文明与原始的婚媾,让上帝的灵入福尔摩莎的肉—或者,让福尔摩莎的鹿肉入我的胃入我的脾,成为我的血尿,大便,成为我的灵。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住在牛皮之上,虽然那些拿着钺斧大刀乘着戎克船夹板船前来的中国军队,企图要用另一张更大的牛皮覆盖在我们之上。上帝已经让我把我的血尿,大便,像字母般,和土人们的混在一起,印在这块土地我但愿他们知道这张包着新的拼音,文字的牛皮可以剪成一条一条,翻成一页一页,负载声音颜色形象气味,和上帝的灵一样宽阔的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