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忘录

被忘录

在一条清凉水声的蚕丝被里,遗忘了的生之喧嚣。

覆在我身上的你的肌肤是薄薄的,被单,你自我掀动出风。

噢那是群星的叹息,把你我吹塑成浪 ,窝藏我们也被我们窝藏的被窝是,时间与温度的混凝土筑成的防空洞。

我们被动,神主动。

重要 一如花,水,清风

「重要。一如花,水,清风(喔 神的拥抱)……光是所有的颜色 它使其透入的对象鲜活明媚,一如爱」 但你的视力逐渐衰退(是 白内障吗?)

你可以清楚用眼察觉光吗?

「所以还要用心。我清楚瞥见 流水的皱纹,那是不死的青春……」 我见识过身心之痛,和海蓝天蓝一样重或轻的忧郁,我可以把我的家乡阿莲,或花莲变成莲花池吗?贴万顷山绿与逃学少男少女各色染发为田田莲叶莲花?

「诗人在自己过敏症、神经质的皮肤上搔刮出天边的云彩,包含于一个空无的屏框,你所能做的只是继续屏息,忍住痒,向那幻影致敬……美,是人类的增高器。我们用心智,透明的保鲜膜,低温包装宅配,慢递它,不虞赏味期限,那些睡莲,那些花香,在升起的梦的水泡中清晰可见可闻……」 在子夜在线莫内花园遇见莫内。我问大化之妙,莫非都在一个莫内之内?

在莫内花园遇见莫内

在莫内花园遇见莫内

在莫内花园遇见莫内。他问:「从莲花池连作环壁的橘园来吗?」

我说:从花莲。刚从你的日本桥走来。

你见识过贫困 两度丧妻,长子壮年离世。生命苦吗?

「无常、瞬变是托紫嫣红梦幻黄昏之母,也是鸡鸣雀跃的破 之父。苦中作乐作画诗人经常得意于失意时。我所能的只是把一池睡莲,从水中移到画布,随每日晨光的醒来睁开它们一眨一眨—不同时候,不同色彩—的印象派眼睛且乐于把它们凝于脸书,让你们在液晶池里看到那些莲花之脸时光之脸,我的脸……」 啊,你有的只是眼睛,但何等的眼睛!那光重要吗?

一艘由高雄旗津开往前镇的渡轮

一九七三年九月三日,一艘由高雄旗津开往前镇的渡轮因翻覆造成二十五人罹难,皆为任职于高雄加工出口区的未婚女性,她们被合葬在一起,称为「二十五淑女墓」,后迁移改名为「劳动女性纪念公园」。台语:婧,美。阁,又。行起去渡船,走上去渡轮。伤过,太过。四序,舒适。嘛毋是啥物,也不是什么。蜷,剩。彼号,那种。尻川,屁股。个,他们。恁,你们。家己,自己。四界趄,到处晃荡。恰,和。无仝,不同。噗仔照常共打,照 常鼓掌、拍手。鸟鼠,老鼠。输曱涂涂涂,输到一蹋胡涂。

三脚猫探戈

三脚猫探戈

你敢有听着阮的声?半暝仔梦中,比刀仔较尖较利的长长的一声「喵……」。免惊,免惊,我只是一只失恋阁失眠的三脚猫,无人格,嘛毋是啥物人才,我是一只乌猫,做大某毋敢做细姨勉强,久久啊偷食一改。

四支脚予人打赌三支,啊,无彼号尻川莫食彼号落屎药仔。

你敢有看着阮的影?伫别人的厝顶跳来跳去,为着感受厝内底幸福的气氛。 叫我「小三」,我喵喵喵 叫三声,讲:我欠你哈账?

恁人,需要两个,纔通探戈我家己一个乱跳乱舞,日暝 颠倒,无需要褪裤。烦闷 就乱吼,欢喜就四界趋,目屎恰露水是我无仝爸母的姊妹,脚步踏差啥人无?我毋是失智,只是一时失败失志。音乐照常予响,噗仔照常共打,三斤的三脚猫,吞会落去四斤鸟鼠、五更愁,输甲涂涂涂,嘛都爱探戈……

二十五淑女歌

二十五淑女歌

你敢有听着阮的声?我嘛想欲穿婧衫,画婧妆,背一个若真的LV坐捷运去上班,做一个 fashion阁有气质的OL。

你敢有看着阮的影?透早出门,行起去渡船赶早班打卡为着顾三顿阮是加工出口区的小螺丝 沉落去水内底蜇来踅去。

船仔伤过重,对象伤过多上班的时间伤过长柑仔色的是捷运阮青春愈转愈紧的生产线。直直栽落去的是红色的死亡线。

阮是淑女,对十八岁 辛苦甲二十八,犹原孤单一个。也想欲买一间厝,予爸母小弟小妹四序也想欲存嫁妆俗俗仔嫁。

骑autobike摔倒的少年啊,你敢有听着阮的声?

你敢有看着阮的影?敢有看着无所在安身,无翁婿好靠的阮。伫水边唱港都夜雨?

上邪

上邪

上妹,毋系 邪恶,系天啊!

俚爱同你相好。同你行过山路,行过秋冬春夏一下看树一下寮,唱一条桐花个歌仔,唱到油桐绿叶黄如土,唱到泥下落叶开白花山路唇口个石头,一粒粒听到浮起来……莫管鸡啼四、五更你就同俚相连唱,唱到白雪雪个桐花变雪花,扬蝶仔样,漫天飞舞一蕊一蕊铺成新娘床,靓到无人敢出声。俚毋使唱歌,你毋使讲话,无声个桐花 替俚两人出声。五花瓣个白色晶体 最恬静个雪,最单纯个花。白系唯一个语言。跌落个姿态亲像涯等梦个身胚……发梦,睡目天地间一等自在,平和个眠床俚毋敢随意停动,尽惊压到踩到,共样睡忒了个花仔啊佢等系眠床又系睡美人 温暖个五月雪,将俚将你将时间连成,一条白被仔。

芹壁赋

芹壁赋

海拨弄巨大的五百弦琴(五百弦俱系澳口龟岛一柱)用珐琅蓝的绮想曲,为岸壁,演绎闲情赋;愿在裳而为带,在发而为泽,在眉而为黛……日日以浪的发簪、眼影膏、深层霜圆滑奏、断奏交错的音符缀饰岸壁。岸壁倾额聆听不时瞥向清澈如镜的龟岛芹囝四周水面,欣然为悦己者容……愿在昼而为影,依岸壁之形而西东愿在夜而为万千小银珠,与天星辉交鸣,响亮如黑天鹅振动的两翼。海拨弄巨大的五百弦琴,我们看不到它任何手指,感觉被万顷音乐托起飘飘然在屋宇如音阶般依山势升起的芹壁此方……

星巴克十三行

星巴克十三行

山的风景,海的况味,开展于早晨星巴克一杯焦糖玛奇朵,七星潭海边夜间失联的星星,变成星八颗,浮起于咖啡顶端奶泡里。岛屿中央山脉最熟悉的一张小山脸,晨妻般系着焦糖色花头巾,依约来到杯中幽会玛奇朵是标志,标志白色笔记 页上小确幸的花絮。走两分钟,路,到家门前五十公尺处咖啡店。窗边,找一张感觉在家的桌子。坐下,以小测大,度量家乡的山高,海蓝,雨量,温度……

怕是一个球拍一个节拍器

找到对的药,当你发现偏见像偏头痛 新月让你患狭心症,黑手党传染给你 腕隧道症候群。你以为不要晚睡觉 就可以避开疾病的阴暗。睡个美容觉 你照样不美丽。要找到对的药: 也许没有药,不要药,不要—怕怕什么?怕老,怕病,怕死,怕穷怕丑,怕老而病而穷而丑而死 如果怕是一条手帕,你就轻挥它几下如果怕是一个球拍,你就给它用力拍 如果怕是一个节拍器,你就给它慢慢拍或慢半拍:如歌的行板,如歌的慢板如歌的缓板,如歌的最缓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