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诗注

激情诗注:此四诗根据圣经公会一九六七年在香港发行的和合本中译圣经里马太福音一篇,圈字 重组而成。巴哈有《马太受难曲》。构思这些诗时,我因手疾、背痛数月,不能使用计算机或提 笔写作,兼又脚伤,身心交瘁,困顿中只能以此「半S动写作法」将受难(passion)转成另一种passion (激情/热情)。既再生马太福音已有之文字,也企图再生、复活自己身心的力量。标题译作英文大概是 Four Poems of Passion According to Matthew。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四首根据马太福音的受难/激情诗

虫子咬锈你的心,你全身黑暗,你里头的光,暗暗纺线,如花一朵,野地里一天一天,剌你的眼,把珍珠叩开。

凡人没有一个有异能,你们吹笛,你们跳舞,也吃,也喝,有耳可听,行坐街上,招呼同伴,有甚么比这最小的事好呢?

把我的头放在盘子里,叫木匠擘开锁住的忧愁,叫女子们在前跳舞,舞开复活的口,给它吃饼,吃鱼,吃满篮的海风。

去海边把大大小小的银鱼,钓上来,照亮,百只羊中,那一只迷路的羊的路,给世上的孩子们欢喜。

喷出一串又一串水的烟火

也给你们琼桨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 也给你们琼浆玉液,喷出一串 又一串水的烟火,看我的私处 多慷慨而神的公开的一人乐团 随着我手指的抚摸,拍打,伸入抽动,奏出种种奇妙的音乐。跟着 我的呻吟呻吟,跟着我的吶喊吶喊 你们也要赤身裸体,跟随我登上光溜溜的天梯,到达神灵的唇的舌神灵的鼻的额的脑,像一棵枝枒丛出的巨大水树从神灵的天庭盖喷出:集体的狂欢,集体的高潮。我躺在屋顶,丰富厚实得像一座山一座海,快抬我到下面公廨里,让我喝更多酒,泄更多尿。摘下覆在你们心上最后一小块遮阴布遮阳布,带着一颗全然潮湿的心回去淫荡你们的姊妹女儿,兄弟,邻人,路人,和他们行淫交流,挨家挨户饮酒直到天明 为了带给我们丰年的雨水。我知道 他们将把我流放到诸罗山,流放到巴达维亚。但我将回来,每一次大雨下降时你们将看到我回来……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新港• 一六六〇 Tiladam Tuaka 的祈雨祭

来到我这里之前你们要斋戒禁欲,留意梦境以及鸟鸣。妇女们要摆献铁刀,刈除野草,篮子里放好戴的帽子,小陶罐,手环 臂环,向神灵祈福。男人们要献上小米酒,蒸饭,槟榔,荖叶 猪肉,祈求你们刀箭与矛锐利,然后你们要带着酒来,大声欢呼向着我。我Tiladam Tuaka。我们西拉雅族驱邪的祭司,神灵的女儿,让曾受红毛牧师洗礼的你们身心重新荡涤受洗的真正施洗者。

献酒!你们双手各举起一大罐酒 否则神灵不喝!神灵很快会带 我到天上,穿过一条光之阶梯一条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才能贴身稳立,步步登上的天梯,给我酒喝,看我发光的上体,看我发光的下体,看站在公廨屋顶上张开如喷泉的我的私处,你们的猪肉让神灵吃得饱又爽,现在他们渴了,要我像猪母泄尿,把喝下的酒全部尿出来。神灵说我放一座山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山的雨,我放一座海的尿,他就赏赐我们一座海的雨。快给我酒喝,给我酒喝,让尿山尿海,带给我们丰年。我的喷泉是自动调酒器,自动供饮机,给神灵。

淡水‧一七二一备注

淡水‧一七二一备注

注:康熙六十年(1721)五月,在台闽籍移民朱一贵与粤籍杜君英率众合攻府城(今台南),进入府城后,两股势力利益分配不均,遂发生冲突。闽众围攻杜氏,杜氏率粤人遁往北路,沿路残杀闽人,半线(今彰化)上下,多被蹂躏。六月,闽人纠党数千,至下淡水(今屏东),图并粤庄,连日互斗,各有胜负,后粤庄竖大清旗,闽人溃败,迭遭截杀,群奔至下淡水溪,溺死无算,生还仅数百人,粤人则有一一二人死伤。此为台湾史上首次闽粤分类械斗。

淡水‧一七二一–第一届中国台湾区运动会团体械斗大赛

淡水‧一七二一–第一届中国台湾区运动会团体械斗大赛

报名资格:居住满一日之移民(组队参加,不接受个人报名) 。

报名队伍:闽队(人数万余;领队:朱一贵),粤队(人数万余;领队:杜君英) 。

比赛地点:下淡水溪流域及其以北地带。

比赛时间:一七二一年五月、六月。

比赛办法:器械自备,刀枪棍棒针筷牙齿指甲皆可,死伤一人失一分比赛成绩:

 

闽队

初赛 (地点:府城):-380

复赛 (地点:半在线下):-2250

决赛 (地点: 下淡水):-4570

粤队

初赛 (地点:府城):-1860

复赛 (地点:半在线下):-465

决赛 (地点: 下淡水):-112

优胜。

五妃墓‧一六八三

五妃墓‧一六八三
我们躺在这里,五个人,五张嘴 透过历史,你们听到的却是一个声音,被男性之手调配的声音 你们先听到我们所侍的宁靖王说:「孤不德颠沛海外,冀保余年 以见先帝先王于地下,今大事已去 孤死有日,汝辈幼艾,可自计也」 他雄伟,声弘,善书翰,喜佩剑却沉潜寡言,勇敢无骄。二十七岁他父祖的帝国崩溃,随福王鲁王,唐王桂王一路南下,换领帝号如车号,由厦门而金门,四十七岁来到这新名为东宁的岛国中国台湾。
我们随他在竹沪拓垦荒地数十甲采菊,抚髯东篱下,悠然见波浪的确是安宁的乡土。而他说他不 降清的顺臣,六十六岁他要殉国: 「我之死期已到,汝辈或为尼或适人,听自便!」然后是我们五口 同声:「王既能全节,妾等宁甘失身,王生俱生,王死俱死,请先赐尺帛,死随王所。」我们相继自缢于中堂。据说次日他悬梁升神前,先将我们葬于魁斗山后烧毁田契,把土地全数还给佃户 我很想说我不想死(你们猜这是谁的声音,袁氏,王氏,秀姑 梅姐,或荷姐?)我很想伸手拦一截未尽燃的田契,在这里继续种田时花,直到老树垂荫,芳草 碧绿,或者,为了让后来的你们 仍保有一个五妃里,一条五妃街 并且在夏天,逛过五妃庙后和喜欢的人一起牵手到附近街上 吃杏仁豆腐冰,我愿意一死—但让我在赐给我的帛上写「我怕」 我怕墓上的碑铭让你们以为 「从死」是唯一的美德,我怕 你们觉得庭院里摇曳的都必须是 忠孝节义的树影,伦理的微风 我们躺在这里,不封不树,我们是 后来城市后来体育场后来街道后来 车声人声的一部分,而1个声音 提醒你们我们是复数,也是单数。

圣多明各• 一六三八

圣多明各• 一六三八

这雨后的城堡多像滴着玫瑰香油的,神的餐盘,一座木造改石造的小,棱堡和一座瞭望台:多么像神赐给我们的三个小面包和喝水的杯子,城堡下,那宽阔的河流淡淡的水色,穿过木栅围绕成的广场,映进我们每日的水杯。淡淡的水,淡淡的生活,的滋味。那一年,大划船入港后,在新命名的至圣三位一体城,我们,把十字架与国王旗帜竖立在岸边,火绳枪与教理书同样地让岛民们,好奇,惊讶。那些散拿社的居民们 其实是质朴而良善的(虽然他们杀了我们几个同胞),防风的树林,让他们住的小山丘凉爽又御寒,那些桃子与柳橙果树让我相信地球是圆的,梦和乡愁的形状也是,不然何以我吃过它们后,那么轻易就回到家。那些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教岛民们栽种稻米与甘蔗,丰富的物产让他们食无忧,快乐有余,但我说,让天主的爱在肉之外丰富,他们的灵。一个世纪多前我的同胞,哥伦布在另一座大洋边,在西班牙以外的西班牙岛上,建立了一个圣多明各城。我们也称它圣多明各,因为我们喜欢那喜欢讲道与神学,喜欢我们念玫瑰经的圣徒多明哥,因为,坐在这里,听那河水淡淡地流着,就像一首歌,一首在不远处,那所朴素的玫瑰圣母堂里,我们试着用散拿社居民的语言唱的赞歌。我们把军营里供奉的圣母像奉献给圣母堂,节庆的时候,我们把圣母堂里的圣母塑像抬往散拿,部落的教堂,举行弥撒与祝典,居民们用他们简单而野的舞蹈回敬,不太愿意我们把圣母像运回圣母堂,一如我不太愿意相信,节庆后他们狂野的舞蹈会一圈圈扩大到这城堡,翻做火球彻夜摇滚……我们终于用石材重建了它们,木质与石质 念起来一样好听的圣多明各……我们不愿意相信,在马尼拉的我们的总督,会下令我们毁城,撤军,让同样红毛的荷兰人,踏在我们的砖石上,建立他们的红毛城,这雨后的城堡多像滴着玫瑰香油的神的餐盘,一座瞭望台,把宽阔的河流淡淡的水色,倒进我们每日的水杯:淡淡的水,淡淡的时间之味。

三貂角.一六二六

三貂角.一六二六

我们沿着岛屿东岸向北航行。东方;帝国与教会与梦一致的方向,那异邦的水手们曾对着它呼喊,福尔摩莎,而我觉得离开吕宋岛,离开卡迦扬港,一路颠簸到此,五月的和风中,这海的蓝这岛的绿是好的。大划船上的水军们,争着对我说:「巴特罗梅神父为我们唱一曲歌赞我们西班牙保护神,歌赞圣徒雅各布的歌吧!他在不远处盯着我们……」 浪扑面而来,他们亢奋地大叫 Santiago y cierra Espafia,一如几个世纪前,一同呼着战号,向摩尔人冲杀的我们的祖先,圣主保佑,冲啊,西班牙万岁!我的确看到不远处一只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在岛屿最东,而北的岬角,阳光下眨着蓊郁的树的睫毛招唤我们虽然一只黑蚊不时在我眼里飞旋 不管多少次我试图用祈祷书将之挥去。Santiago y cierra EspaRa 这岛屿绿巨人额上的独眼越来越近,水军们一拥而上,毫无抵抗。美丽的岛用无需翻译的美征服他们。感谢圣主,让这梦的岬角以你的名为名吧!

东方之东,梦的额头上向未来,发光的梦的眼睛:Santiago 一路上新受洗的岛民们跟着我,回望那见证我们矛盾战绩的地标我不知道以后他们将如何 翻译它:圣地亚哥,神的牙膏或者三貂角?我没有看见任何一只貂,虽然我看见两只狗和一只盘绕在我眼中,挥之不去的黑蚊。愿神的蓝色牙膏荡涤这美丽的梦眼,用水蓝色的水,用天蓝色的牙刷,刷洗我眼中新长出的蛀牙,Santiago 因你的名,我们的目光历久弥新。

简单的圣歌

简单的圣歌

我喜欢星期天,不上班,改上你慵懒,觉堂的主日学。

圣者啊,教我,背德,虽感,罪恶,但我喜悦。

天使来访,我们不在,我们有重要的事,我们出去吃豆花。

天使来访,我们又不在,我们有重要的事,我们肩并肩看海。

田中央,我们做形体,色彩与光影的构图练习,并且把它,搬回我们的榻榻米,称之为朝圣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