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莲港街的秘密

花莲港街的秘密

花莲港街,即今之花莲市,明治四十二年(一九〇九年)日人置花莲港应,时称花莲港区,大正九年(一九二〇年)升格为街,昭和十五年(一九四〇年)升格为花莲港市。花岗山公园边有两所学校,一为花莲港高等女学校(令之花莲女中),一为日人就读之花莲港寻常高等小学校(今易为我任教的花岗国中)。朝日通光复后改名轩辕路,入船通改为五权街,春日通改为复兴街。江山楼与君的家均当时酒楼名。吉野即今之吉安,原称七角川,译自阿美族之「知卡宣」,其义为薪柴甚多之地。砂婆礑溪今名美仑溪。诗中出现之电话号码参见毛利之俊《东台湾展望》(一九三三年)。「春之日」为小林一茶俳句。

花莲港街‧一九三九

花莲港街‧一九三九

—那不只是一条街,那是一个城市,一种气质……

我站立的位置在野球场的右外野,花岗山公园,这个娴静如少女的小城,微微隆起的胸部。大阪商船株式会社的,贵州丸从海上缓缓驶进新筑的港口,两个高等女学校的学生唱着校歌,从昭和纪念馆旁的公会堂走出来,「早安!」向她们问好的是在花莲港中学校担任英语教师和学级,主任的土田一雄先生。「早安!」他把脚踏车停在网球场旁边的树下(他是中学校校友会的庭球部从) 步上表忠碑台阶远眺闪亮如镜的太平洋,他的家乡在遥远的福岛,同样闪亮,如镜的大海。那海的蓝和天的蓝,似曾相识,但他无法逆知此际停驻,头上的浮云会驶向何处,一如他无法逆知他所作的面海的中学校宿舍,十年后会变成靑岛来的綦老师的家, 而教地理的綦老师在担任十五年的导师,之后会教到一个,跟他一样在这个小城担任英语教师,喜欢写诗,听音乐,并不时到花岗山上看海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