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鸣、虹彩、罂粟香

鸟鸣、虹彩、罂粟香:冬,要进港了货柜里堆栈着上;季损龟的彩券、马票无声,无色,无息,一个伪装衣锦还乡的破产浪子。它带回一个小磨坊倒转着,把货柜里一张张废纸磨成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一匹匹分轨上传直到重构出一座众马奔腾的虚拟的跑马场,让我们在空旷的冬夜里同步联机投注。感谢它让我察觉我帮浦般抽动的心依然是我的好友,一颗快速运转的鲜红硬盘,在每一次我手握鼠标动作时,迸放出一朵朵花蕾:尚未开彩揭晓,但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