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对镜

猫对镜

我的猫从桌上的书中跃进镜里,它是一只用胶彩画成的猫,被二十世纪初年某位闺秀的手,在一位对窗吹笛的仕女脚旁,我把书阖上,按时还给图书馆而它依旧在镜里,在我的墙上,有时我听见笛声从镜中流出,夹杂着月琴和车轮的声音,那朱红的小口未曾因久吹剥落唇膏(我猜想时间的灰尘模糊了,那些旋律)我轻擦镜面,看到蜷卧的猫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

它依旧在画里活动,在音乐与 音乐间睡眠,沉思,偶而穿过画面偷听隔壁房间我十一岁女儿,与她同学们的对话。它甚至看到,她们揽镜互照,讨论化妆品的 品牌,手排车与自排车的优劣,它一定在她们手上的镜子里,瞥见了自己,慵懒,然而依旧年轻,寄住在我书房一角墙上的镜里,瞥见镜子外面坐在桌前,阅读写字的我,并且好奇什么时候,我再摊开一本书,一张纸,让它跳回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