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魔术师夫人的情人

我如何向你解释这幅早餐的风景橘子水从果树上掉下,跟着小河流到杯子里来三明治是两只美丽的公鸡变的钻出太阳的总是蛋壳的另一端,不管多重的月亮味道桌子椅子刚刚从附近的森林砍下你甚至可以听到叶子的叫声那些核桃也许就藏在地毯下面,谁知道呢!

只有床铺才是稳固的,但她是那么的欢喜巴哈的赋格,因人们多疑而善变的这位 魔术师夫人。你只好彻夜,学她不眠地遁走 (追在后头累得半死的十九是我……) 我恐怕睡醒后她还要弹风琴,喝咖啡,做美容操 哎,谁晓得帽子里煮的是不是咖啡 下一只饶舌又爱卖弄诗句的鹦鹉,不定,就轮到我